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記 日

要有最樸素的生活 和最遙遠的夢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今生即便无缘见面 亦会在另一个世界里重逢  

2010-08-04 17:45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得知舅公去世的消息时,我正躺在床上,关了空调,开着窗户,有微风穿堂而过。老旧的框配着过了时的窗帘,晾着蜡染布的阳台上种着两盆过季的花儿,两只名叫大妈和对象的乌龟在谈恋爱,风把胡同里的吆喝声送进来,我甚至能听到楼下遛弯的老太太大声地同邻居打招呼、磨刀老头的吆喝声、收破烂的自行车嘎吱嘎吱响,我仰面躺着,时光忽然流转到小时候。

舅公是妈妈的舅舅,一头银发,所以我从小就喊他白头发舅公。舅公结婚晚,常常从广州到英德的妹妹(也就是我外婆)家看望妈妈他们几个兄弟姐妹,当时外公经常要下乡,要开会,要学习,要为社会主义做贡献,妈妈说,舅公的到来是他们最期待的大事件,有时他甚至承担了父亲的角色。

舅公生活在广州,比起小城镇而言,能买到许多新奇的玩具,能擦出火花的手枪,做工良好、没有木刺的的弹弓,还有总是丢,舅公也总会买的弹珠、连环画……妈妈年纪轻轻进入职场时,很想有一块手表,因家里拮据未能如愿,舅公觉察到妈妈的心思,给她买了一块广州牌手表,那是妈妈人生中第一块手表。妈妈说,她至今仍忘不了当年小心翼翼接过手表的心情,真是戴在手上怕摔了,放在裤兜怕掉了。

舅公最疼妈妈,因为爱屋及乌的缘故,他也特别疼爱我。从我出生以来,每到过年,舅公必定给我一百块港币作压岁钱,这对于生活在粤北地区的我而言,是多大的惊喜与奖励。舅公身体尚好的时候,时常中气十足地与我秉烛夜谈,甚至和我讨论工作、婚姻、理想之类的人生问题,虽然彼时我只有十岁。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我能考上大学,所以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病床上的他时,身患老年痴呆症、已失去意识的舅公哭出声来。从他眼角挂着的泪痕,我读懂了深沉的爱。

舅公得了老年痴呆症后,我们始终没有告诉外婆,因为舅公最牵挂的这个妹妹,已经几近病入膏肓,需要通过每周三次的肾脏透析维持生命。当然也没有让舅公知道外婆的真实情况,即便他不一定真正明白,但我一直相信,这份与生俱来的手足之情必定能够跨越生命的鸿沟,到达对方心里,位于胸腔左方那个位置。外婆去世之后,我们每每探望舅公,都会佯装成外婆还在世一样,编造她身体健康的谎言,舅公总是会沉默着,缓慢又用力地点点头,脸上的皱纹随之舒展开来。

我很想为我的舅公贴一张照片,这只是多么微小的纪念,我却做不到,因为电脑里根本没有他。我很愧疚,谁说重度老年痴呆症患者什么也不知道,每次见到他,我分明能从他的眼底看到深深的泪水,而我又有多久,没有握着他的手和他谈人生。舅公的最后一面我无法赶回去相见,但幸好,总有一天我们会重逢,正如外婆和舅公一样,虽然今生无法相见,如今却也在上帝那边重逢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1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